行业新闻
上海干洗店设备之手指上的洗衣店字号

上海干洗店设备之手指上的洗衣店字号
 
  作为传统行业转型O2O的标志性产品,“e袋洗”将洗衣服务带到了顾客的手机上,

  解决了他们因没有时间而无法前往洗衣店的生活痛点。

  本刊记者 严冬雪 摄影 王攀

  今后,你可能不必再为几件脏衣服频繁光顾干洗店了,而只需打开手机即可。

  正确的步骤是:将大衣、羽绒服塞进布袋,能塞多少是多少;然后打开微信,在“e袋洗”公众号下单,等工作人员上门取布袋;几天后,有人敲门,递给顾客逐件分袋装好的干净衣物—洗衣任务,完成。

  全程中,顾客要做的只是往布袋里塞下尽可能多的衣服,然后微信支付99元。

  推出“e袋洗”的荣昌洗染董事长张荣耀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目前收到的“袋王”里面足足塞进了店洗需790元的衣物。“袋王”主人把衣服放进压缩袋抽了真空,才塞进布袋。“想不到用户会这么玩,千奇百怪的。”张荣耀笑说,看看用户会做什么是“e袋洗”当前的最重要任务。

  荣昌洗染,这家成立于二十三年前的洗衣服务商,如今在中国有1000多家门店,旗下包括荣昌、伊尔萨、珞迪(奢侈品养护)三大品牌。2013年10月31日,“e袋洗”在微信平台上线。像大多数互联网产品的诞生过程那样,它只花了一个月就被快速研发出来,随即上线。前期过程中随用户反馈不断精打细磨、更新版本,趋于成熟后,再做大面积推广。

  作为传统行业转型O2O的主打产品,“e袋洗”被寄予的目标是解决此前数十年洗衣店的痛点:顾客可能因为没时间就少去洗衣店,赶时间者甚至等不了店里员工逐件检查衣物就得离开。现在,快递式的取衣送衣省去了用户的时间成本,99元包袋的方式也省去了计价过程。取衣时当面封袋,洗前拆袋时如发现问题衣物就拍照发送到用户的微信上。这也是产品设计中的一大考虑:楼道昏暗,在用户门口拿了衣服没法检查,让其等待也是一种不好的体验,干脆直接封袋,将检查步骤后置,留给工作人员。

  更妙的是,对顾客而言,洗衣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。只要装好袋,在微信下单时交代清楚碰头时间、地点即可。这一点,恰恰契合了移动互联时代。实际上,“e袋洗”推出数月,确实有用户在地铁站、路边、私家车等各个地方交付衣袋。

  国外网站Prim早在2012年就采用了类似模式,这家纯互联网公司只提供网站平台,用于顾客下单,Prim则将衣袋取送到当地洗衣房,洗好后重新送回。这样一家没有洗衣店的洗衣公司,只凭O2O服务,高峰时取得了每周10%的用户增长,顾客回头率达65%。

  比之Prim,“e袋洗”抛弃了网站的笨重载体,依托微信平台,在省钱、省事之外赋予产品一定的娱乐性:论袋计价方式,极大地激发了用户的挑战心理。有一家三代人齐上阵各出主意,也有“冷战”中的夫妻因为一起塞袋而开始对话……产品部门从取衣员口中得知这些故事,并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系列“装袋攻略”,每周还推出装袋排名,奖励当周“袋王”。

  这样的互动方式,看似是商家教用户占自己便宜,实际上,由于洗衣业的特殊成本模式,荣昌并不会因此有过多损失。对于洗衣店而言,其运营的80%成本来自于设备折旧、房租和工资。洗衣量未超载的时候,洗100件衣服或300件衣服都同样要运转一次设备。因此,只要订单量没有超负荷,成本不会增长太多。另一方面,布袋的尺寸也很讲究,当初就是按能装下店洗300元衣物的尺寸来敲定的,这对于99元的实际收费是一个刚刚能达到“微利”的尺寸。这也确保了“e袋洗”作为转型O2O的主打产品,能以99元的价格长期推广下去。

  只不过,定布袋尺寸时,张荣耀和同事们想尽办法,也只塞进了机洗需260元的衣物。但顾客们的妙招和动力出乎他们的想象。好在并非人人都能塞进那么多衣物,“袋王”则更少见,因此虽然收费只99元,每袋平均下来仍可保持二三十元的毛利。但对于顾客而言,99元洗一大袋衣物,已然是洗衣业的“冰点”价格。

  “互联网产品一定要是拳头产品,普遍、受欢迎,价格做到极致,不要给竞争对手再降价的机会,基本上我们已经降到了行业冰点。”荣昌CEO陆文勇说。这位曾在百度任职的85后,被大他20多岁的张荣耀请来为互联网转型助力,直接为“e袋洗”的产品细节做决定。在两人的规划中,目前的“e袋洗”只是初级形态,终极的目标是做成一个居家服务平台。

  现在,荣昌会对顾客送来的所有衣服进行记录、归类,了解其穿衣颜色、用料、品牌喜好。这些用户数据经过处理之后,能演变成个性化的穿衣顾问。大量用户数据加上荣昌在洗染专业上的积累,服务就可衍伸至给用户穿衣风格建议,教对方如何保养衣物,在衣柜里如何叠放,通知他喜爱的品牌又出新款了,哪一款的风格是他喜欢的等等;另一种衍伸出来的是保洁服务,它与“e袋洗”同为上门服务,一次上门解决洗衣、打扫两个问题。同时,对荣昌而言,使用洗衣和保洁服务的用户高度重合,都是想花钱买省事的人群。

  不过正如陆文勇所说,无论穿衣顾问还是保洁服务,都依赖于用户量的积累以及人们对品牌服务的信赖感。“所以现在是要做体验,让用户觉得我们不仅是在洗衣服,更在为他的生活着想。”陆文勇说,他们会不断调整改变“e袋洗”产品本身,力求标准化,为今年四五月份即将进行的大规模推广做准备。届时订单量剧增,如果流程标准化做不好,后台就无法支撑。订单来了如何分发,让哪个员工去接,如何效率最高,都是有讲究的。这些做不好,用户体验必受影响。

  按照荣昌的计划,“e袋洗”服务将在今年下半年由北京覆盖到其他一线城市,年底抵达二线城市,明年覆盖全部一二线城市。目前,“e袋洗”收来的衣物由后台信息自动分配到附近的荣昌加盟店清洗。但张荣耀的目标却并不是洗衣服,而是彻底转型为一个平台。用他的话说,就是做到“没有苏宁电商,只剩苏宁易购”。他向往的美好将来是:等业务量攀升到一定程度,将“e袋洗”的订单外包给其他洗衣商,让竞争对手替自己的客户洗衣服,而荣昌只负责收送衣,并做好全程客户体验。
 

干洗店设备价格网站  www.zjzkw.cn   www.brocade.net.cn 

上一篇:干洗机价格-面料得干洗-涂层不能干洗这衣服到底该咋洗?
下一篇:干洗店设备-洗衣遇上假冒品牌店-高档新衣洗变形